Pal_Max

亚细亚的霍比特人

© Pal_Max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学在日本(二)活到老,学到老

kayi大头佳:

刊载于《关西华文时报》第256期


    我出生在教师家庭,生长在学校大院,从小身边接触的就不是学生就是老师。一直呆在这样象牙塔般的环境里,直到高一我才知道,不是所有的职业都跟教师一样有寒暑假呢。虽然从来没考虑过女承母业,但影响力是神奇的。在国内,我本科选择了师范专业,取得了教师资格证;来日本以后,课余时间也重操旧业,继续做起了教师。


    2011年4月起,我在学友外国语学院开始了中文教师的生涯。虽说有教师资格证,但本科一毕业就来到了日本继续求学的我,实际上的执教经验只有大四的时候在中学实习的三个月。教中学生和教社会人自然是很不一样的,教中国人语文和教外国人汉语的难度也不可同日而语。好在我在国内的时候也做过日本人的中文家教,不至于心里没底。但在正规的外国语学院里任教,而且是在人家的主场,心里难免有些忐忑。


    我带的第一个班级,也是时间最长的一个班级,平均年龄大约有50多岁。当时让我大感意外,后来带的多了,发现在日本学中文的,居然是中老年人最多。有的是工作需要,有的是兴趣使然,最主要的是,他们有着年轻人不可比拟的毅力,所以才能坚持下来。 

    枡谷,60代,是这个班级里班长一般的存在。他头发花白,总是西装笔挺,做过小学教师,气质十分儒雅。他也是学习最用功的一位,事实上的词汇量和语言水平也要领先于同班同学。每节课,我们都要从复习和背诵上节课文开始,他每次都是最流畅的一位,后来告诉我说,他只要一有空就会反复听录音,平均每篇课文都要听两三百遍!我听了真是汗颜,做了这么多年学生,从来也没有像他这样努力过。现在,定年退休的他也还在做教育顾问,是一位真心向学,心向教育的长者。

  岩根,不到60,是班里的“开心果”。他每节课都会提许多问题,有的在中国人看来有些幼稚得可爱,有些却让人觉得耳目一新,“原来日本人是这样想的啊!”毕竟语言和文化习惯都不同,做中文教师以后,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就是能接触到这样的逆向思考,自己也颇为收益。岩根就是传说中的“老小孩”,很有些可爱,还擅长“卖萌”,有他在,班级气氛就绝不会无聊。不过他现在要照顾家里的小孙子,不怎么来上课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坚持学汉语呢。

  藤波,60代,优等生角色担当。她是一位优雅的女性,说话不紧不慢的,很有气品。学习起来也认真,学力仅次于枡谷,大概也可以算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吧。有时候号召组织一些饭局或者活动,都由她牵头。表面上看起来低调而内敛,其实家里可是管理着一栋公寓呢。而且她还有着很小女生的一面,喜欢甜食,喜欢可爱的东西,答错问题时候也会吐吐舌头“萌”,特别可爱! 

长田,与藤波年纪相仿,但却是截然不同的类型。总是化着精致的妆,口红的颜色鲜艳,性格也比较热情奔放,与岩根一唱一和,并称为“两大活宝”。她曾经笑称大阪人就是中国人,嗓门大,做事急,但她很为这样的大阪人自豪。“大阪人走到地球的任何地方都是说大阪话的呢!”她养了一条心爱的小狗,号称比儿子都亲,只要课上需要造句,十有八九会拿她的狗说事。行事风格颇为豪爽,年轻时候一定也是一条光鲜亮丽的“女汉子”。

  日高,50代,也是这里最年轻的一位。她家里经营汉方药局,也是出于工作需要来学习汉语,和前辈们相比,在学力上还有些不足,但专业知识丰富,认识一些我都不认识的生僻汉字。她性格很温柔,年纪与我妈妈年纪相仿,孩子也跟我差不多大,据说也是在读医药专业,真是药学世家啊。有一次课后,她问我想不想去祭典玩,然后就用她拉风的酷似变形金刚似的小轿车载我去了神农祭。我们边吃边逛,好不开心。事实上,对于这些长者来说,我就是他们孩子辈的存在,大家闲聊的时候总会教会我许多东西。但一上课,他们依然正襟危坐,口称老师,谦虚地请教一些问题,让我还怪不好意思的。

除了这个班级,我带过其他的学生也大多是五六十岁,让我感慨日本老年人的好学精神。初来日本时我就发觉,这里的老人真是不服老。出租车司机,银发苍苍的最为常见,有一次一位老人跟我闲聊,说他每年都要休假一个月,跟老伴出门去世界旅行;餐厅的服务员,六十多岁的阿姨也丝毫不输给年轻人,还比他们更敬业。我零零散散也带过一些二三十岁的上班族,但他们大多坚持不下来。除了平时每天要工作,能抽空出来学习的时间不多,更主要的是缺乏老年人的韧性。现在经常能听到人感叹日本年轻的一代“不行”,其实这并不是日本独有的现象,中国的年轻人不也都被念叨着“娇生惯养,不能吃苦”吗?日本战后的一代,和我们的父辈一样,经历了艰苦的环境,踏实刻苦,才铸就了重建的辉煌。之后又赶上泡沫经济和大萧条阶段,可以说他们经历丰富,看得很开。与国内的中老年人相比,他们更重视自己,不会什么都想着留给子孙后代舍不得自己享受,而是懂得“为自己活着”。学习充电来提升自己,休闲旅游来放松享乐,活得“越老越精彩”。

 最后摘录岩根的一篇让我大为感动的习作。

『我与汉语』

我今年59岁,我学习汉语已经有3年了。汉语很难,不过学习很快乐。中国有句话,“活到老,学到老”。我想每天学习3个小时汉语。学习15年。等到我75岁的时候,我想能变成中国人。


评论
热度 ( 4 )
  1. Pal_Max【宅在日本】kayi大头佳 转载了此文字